有态度
更有温度

电影《无主之作》概览,重新观看后的沉思

无主之作》三小时没有一分钟觉得无聊的。探讨的主题无数:战争、善恶、精神疾病、过时的艺术、自由,却又奇迹般地和谐统一,归根结底还是“ich ich ich”这个最原始的主题。摄影奥提当之无愧,涌动的麦浪,希林的蓝眼睛,还有关窗投影那一个场景,让我想起同谋者里的光影。女主无比脸熟,我在脑海里不停地涌现她其他片的镜头,终于在过境西德那里想起她是Transit的女主……现在我想把我们的父辈掏出来再看一遍!电影《无主之作》概览,重新观看后的沉思

本来做好了撑不住的准备,然而这三个小时完全不觉得冗长,并且意外的很喜欢。相比较对于二战的反思部分,我个人更倾向于一个艺术家对自我的追求和精神的蜕变。”ich, ich, ich.” 从迈向梦想,到实现自我,是影片后半部分主要表达的内容之一。主角两位导师对于自由与自我的认知与讨论发人深思,为了满足别人需求而创作的艺术家是不能被称之为自由的,而你自己的艺术需要表达的则是你自己本身。本片摄影与配乐非常加分,男女主亲密的镜头充满温暖又略带悲剧的美感,如同放映一张张油画一般。结尾在与开头的呼应中戛然而止,一瞬间我甚至有种莫名的感动。Everything that is true is beautiful. Never look away.

1937年,热爱绘画的小寇特跟伊莉莎白梅伊阿姨参观美术馆,美术馆解说员批判当代艺术低俗并赞扬社会写实主义,小寇特跟阿姨说:「我不想当画家了。」,阿姨对他说:「偷偷告诉你,我很喜欢这些画作。」;时值纳粹盛行,德国实行优生计划,凡被认定拥有不完美基因者,除限制他们生育,也可能面临死刑;德国政府指派多名医生执行优生计划,卡尔教授获得国家赋予的至高权力,凡被他判定为「瑕疵品」的人就可能被送进毒气室,而罹患精神病的梅伊成了这项残酷计划的牺牲者之一;二战结束后,德国分裂成东西两边,寇特在东德成长,进入美术学校就读,被教导凡事不能着眼于自我,必须以服务社会为最高原则;寇特在校内认识美丽女孩伊丽莎白,一个名字与外貌都跟梅伊阿姨相似的女子;伊丽莎白是大户人家之女,她的父亲在战时与战后都握有极高权力,寇特不知道的是,伊丽莎白的父亲正是优生计划的执行者之一:卡尔教授……

《无主之作》的剧情好八点档,女友的爸爸正是杀害自己阿姨的凶手,按照一般电影逻辑,寇特会发现秘密,扳倒卡尔教授好为二战受害者平反;意外的,《无主之作》并没有朝我预期的剧情走向发展,反而冷静地讲了一个「我是谁」的故事。

《无主之作》片中,卡尔教授喜欢站在镜子前,端详穿着军装的自己,迷恋镜中的自己;军装或西装或工作服等,都是阶级与身份的象征,卡尔教授喜欢穿着军装的自己,代表的是他对权力的迷恋;卡尔教授认定自己高人一等,厌恶社会阶级较低的人,瞧不起患有各种疾病的人;卡尔教授坚信大自然本身并不完美,唯有透过高压手段控管的社会(屠杀低等人种),才能让人类社会趋近完美;完美,就是世界唯一的样貌,纳粹或卡尔教授认可的样貌。

不同于卡尔教授的非自然论(服装与外貌与基因的阶级),梅伊阿姨尊崇自然,愿意接受世界的多样性,梅伊阿姨眼中的真实,不是共产或自由主义,而是人,裸身的人,不加装扮的人;一如影片开场,博物馆解说员批判当代艺术画作的色彩与形象跟现实世界差异太大,那样的作品肯定「不真实」,然而,梅伊却偷偷跟寇特说她热爱这些作品,梅伊没有被「真实就该是什么形体与色彩」的规则所束缚,她看进的是艺术的本心,以及绘者的灵魂。

《无主之作》以艺术创作看世界,不同的理念与时空背景,就会影响到作品的评价与推广性;《无主之作》很适合和《没有烟硝的爱情》对照观赏,前者用艺术后者用歌曲看不同理念的社会对于创作的影响;寇特本来在东德工作,他高超的绘画技巧受到国家赏识,让他得以进入历史博物馆担任壁画绘师,然而,寇特无法从工作中感受到创作的热情,他的想法受到钳制,作品无力诉说他对世界的看法;电影后段,寇特和伊丽莎白抛下东德的一切潜入西德重新开始;呼吸到自由世界的空气,人是否就变得更自由?

报考进西德美术学校的寇特很快发现,绘画已经不再受到欢迎,西德社会的艺术家纷纷舍弃传统绘画改用不同形式(概念)探索艺术的可能性;寇特刚开始依样画芦,把旁人的创作加以改造与变形,变成他自己的「作品」,没想到指导教授批评他的作品欠缺真实;我们如何从画作展现真实?寇特回想起他的童年,他的战时经验,那些与他一起生活的人事物,然后他把这些人与事一一画(化)成作品,并且将他儿时观看世界的方式,呈现在画作上。

「无论发生什么事,都不要移开眼光。」

《无主之作》尾声,寇特画作获得赞赏,记者问他画中人物是谁、画作有何意义,寇特都没做出任何解释,或许是希望观看者可以从这些作品中,找到他们各自的情感与生活经验连接,一如寇特的指导教授利用油膏和毛毡进行创作,那是属于指导教授的「真实」,未必是他人的真实;电影里,寇特曾在课堂上提及「乐透理论」,随机选出的六组数字,不具任何意义,假如这六个数字是头彩号码,便会产生意义;不具意义的号码因人为因素(游戏规则)而产生意义,不正是本片探讨的主题?优生计划、共产与资本、艺术与政治…所有的一切都要赋予意义与解释,究竟是让美变得更有美?或反而干扰人们对艺术品想像,变得制式而不再单纯?

「不认识他们(画作里的人物)更好,更能传递真实。」

艺术是什么?它必须要能传达特定的理念?或者,它可以是美的展现,可以是单纯的自我情感抒发,超越阶级与性别与规矩与教条?《无主之作》有一幕戏让人印象深刻,一名记者准备对寇特展览做报导,当记者站在「下楼的裸女」画作旁,摄影师说:「这幅画会让我们惹上麻烦。」,所以记者移到下一张关于纳粹军官的画作,摄影师又说:「这幅画会让我们惹上麻烦。」,记者只好再移到下一张名为「母与子」的画作,没有裸露没有政治只有温馨的亲情,那就没问题了;人啊,已经太习惯对「敏感议题」做出反应,太习惯自我审查。

 

今年奥斯卡五部外语片提名作品都有打动我,《无主之作》谈种族屠杀、谈权力迫害、谈父权社会、谈阶级歧视;《无主之作》也谈自然、谈爱情、谈破除界线(例如梅伊阿姨的全裸或是寇特和伊丽莎白裸身叠在彼此身上,都意在摒弃彼此间的隔阂);《无主之作》还谈人与人的牵连以及看待世界的眼光,寇特不知道他的岳父即是当年赐死梅伊阿姨的人,但他的画作仍在冥冥中将岳父和纳粹和梅伊阿姨给连在一起,仿佛有个更大的力量在述说着真相,后来,寇特送了一幅画给指导教授,画中人物有梅伊阿姨、主导优生计划的纳粹将军、卡尔教授等,画作强调了人物的眼睛,有人看到了美与爱,有人只看到「不足与残缺」。

赞(0)
本站只做信息分享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:轩雨格子 » 电影《无主之作》概览,重新观看后的沉思
标签: